黑桃k

發布時間:2019-08-22 來源:中國青年報 分享:
  小時候,陳聰便在作文中寫道,長大後想當工程師,爲國家建設作貢獻。隨著港珠澳大橋的落地、通車,他童年的理想和偉大的中國夢一同開花結果。
  2011年,京滬高鐵項目完工後,陳聰從上海一路南下,來到珠海桂山島上,投身港珠澳大橋沈管預制廠建設。從荒無人煙到接連刷新世界紀錄,7年的時間,作爲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沈管預制廠的副廠長,陳聰見證了這座世界最頂尖橋梁的誕生。
  被英國《衛報》譽爲‘現代世界七大奇迹’之一的港珠澳大橋,吸引了來自亞美尼亞的小夫妻——高佳麗和凱薩,他們和中國朋友鍾寶瑩一起,跟隨《中國吸引力》節目組踏上了這座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,並聽陳聰講述了建設這座大橋背後的故事。
  初到桂山島,在荒山野嶺中,陳聰和同事們面對的不僅是簡陋的水電設施和艱苦的生活環境,更是一次“從無到有”的創造。他們克服重重困難,曆時僅14個月,就建成了占地56萬平方米的世界最大沈管預制工廠。
  預制廠的建成,對于陳聰團隊來說只是一次更大挑戰的開始。沈管、最終接頭的安裝,都是世界級的難題。他們在沒有參考沒有借鑒的情況下,在世界上首次采用了“深埋大回淤節段式沈管”技術。
  “沈管預制技術比較先進的一些西歐國家,對于大橋是不大看好的。”陳聰介紹,當時項目部通過自己的智囊團隊日夜鑽研,330多種鋼筋半成品,加工偏差都要控制在兩毫米以內,150多道工序,每一道都要做到零失誤、零缺陷。
  “大橋一共有33個沈管,安裝到第15個沈管的時候,每安裝一節都在刷新我們自己的紀錄。”不僅僅是沈管個數,還有5.6公裏的隧道長度、超過45米的埋深、8萬噸的體量、雙向六車道的實現,每一個數字背後都是他們無數次的失敗與再嘗試。這支團隊憑借勇氣和智慧,在“唯一”的基礎上又創造出多項世界第一。
  沈管預制廠有1000多個工人,每個人都將最普通的工作做到極致,哪怕一個螺絲釘。“千人匠心,才于平凡中創造出不凡,鑄就了世界橋梁技術的巅峰。”陳聰說。
  高佳麗贊歎這種中國工匠精神,將港珠澳大橋的視頻發到了朋友圈,並寫道:“看到這座大橋你就會明白,如果人們真正熱愛自己的工作,他們就一定會取得成功。”“希望中國能和我們的國家建立合作,把這樣的橋建到亞美尼亞去。”高佳麗感慨地說。
  鍾寶瑩很自豪地給高佳麗做向導。她在廣東長大,有不少來自港澳的同學,原來同學們回家不是要排隊坐船,就是要繞遠路坐車。大橋建成後,原本1~3個小時的路程縮短爲45分鍾,爲粵港澳三地的百姓提供了極大便利。
  一座大橋,連接三地。這不僅是地理意義上的大橋,更是一條溝通三地情感的紐帶,車流在這裏交錯,來來往往,不分你我。